? 苹果娱乐
?

行業新聞

由“擴張型”向“提質型”轉變,兩化融合成爲支撐煤炭工業轉型升級重要引擎

发布时间: 2019-06-09   点击量:1693次  作者:中國煤炭報  分享到:

當前,煤炭工業傳統的發展模式難以爲繼,如何實現信息化與傳統煤炭工業的深度融合,推進煤炭生産方式和發展模式變革,是煤炭工業長期面臨的一項重要課題。

“煤炭工業已進入了由‘擴張型’向‘提質型’轉變的新階段,外部環境和內在動力都促使轉型升級成爲煤炭工業面向未來發展的核心要務。”在530日至31日由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信息化分會、國家能源集團主辦的第二屆煤礦兩化融合成果與智能技術裝備高峰論壇上,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信息化分會會長王虹橋說,“兩化融合成爲支撐煤炭工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引擎。”

全過程智能化技術成發展核心

在新時代構建煤炭工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進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兩化融合所扮演的角色和發展的重點也在發生著轉變。煤炭生産、加工、轉化以及裝備制造全過程的智能化技術成爲兩化融合的發展核心。
以煤炭生产方面为例,智能化生産技術从适用于少数资源条件好的煤矿,向各种不同条件、类型的煤矿延伸。综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已广泛适用于大采高、中厚煤层、薄煤层以及放顶煤工作面,从采煤工作面的智能无人化,逐步向掘进工作面延伸,从局部工作面的智能无人化向智能化矿山延伸。

將智能技術裝備研發推廣與信息集成技術結合起來,是大型煤炭集團推廣智能化的典型做法。

“陽煤集團基于可視化的遠程幹預型智能化無人綜采技術,研發推廣中厚煤層和薄煤層智能化成套裝備,綜采數據實時彙集傳輸,回采地質條件、礦壓、綜采設備運行等情況透明可視,實現了井下工作面無人開采和地面遠程操控采煤作業常態化。”陽煤集團信息管理部部長鄭海山介紹。

除了智能化發展提質加速外,兩化融合在推動企業組織管理的標准化、透明化、扁平化、高效化方面的效果也逐步顯現。
煤炭工業兩化融合發展進入新階段的表現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技術與煤炭工業的深度融合。其中,煤炭電商平台及煤炭供應鏈的發展是“互聯網+煤炭”的重要應用方面,顛覆了傳統的煤炭交易流通方式。

例如,陝煤集團打造了創客平台、電商交易平台和“煤亮子”生産綜合服務平台。山西焦煤集團煤焦化電子商務平台集貿易、物流、金融、大數據爲一體,爲産業鏈客戶提供一站式服務。通過“互聯網+”,煤炭企業整合內外部資源,實現了線上線下的良性互動,探索出“雙創”、生産服務轉型等新模式。

發展不均衡等制約因素仍突出
新技術的蓬勃發展加速推進了煤炭工業兩化融合進程,但在兩化融合取得一定成績和突破之余,一些影響和制約煤炭工業兩化融合發展的矛盾和問題仍然比較突出。在衆多制約因素中,首當其沖的問題是煤炭企業之間發展不均衡。由于理念、技術、人才、地質條件等差別,兩化融合基礎好、水平高的企業對持續推進兩化融合的目標明確,逐步進入兩化融合良性發展階段;而一些企業受經營壓力、信息化基礎薄弱、管理方式落後等因素影響,兩化融合建設陷入停滯狀態。“煤炭企業兩化融合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在拉大。”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信息化分會副會長陳養才說。體制機制不健全同樣制約著兩化融合進程。煤炭工業缺少整體統一的兩化融合發展戰略,尚未建立兩化融合標准體系,並未明確兩化融合管理與協調推進機制,適用于煤炭工業的兩化融合評估體系尚不完善。此外,行業沒有形成具有較強影響力的,能夠實現技術 、投融資、創業培訓、品牌推廣等相關功能模塊的信息化公共服務平台,這些都是體制機制建設方面存在的短板。“目前,已經有一些企業自發組成一些合作組織或聯盟,通過搭建工業互聯網平台、雲平台、電商平台,構建基于産品全生命周期、全服務周期的‘生態圈’。”陳養才表示。

針對當前煤礦智能化發展問題,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煤炭科工集團首席科學家王國法指出:“目前,我國煤礦智能化發展尚處于初級階段,存在研發滯後于企業發展需求、智能化建設技術標准語規範缺失、技術裝備保障不足、研發平台不健全、高端人才匮乏等問題。”
西安科技大學教授、礦山工業互聯網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董立紅認爲,智慧礦山建設存在“大躍進”的現象。“現在智能化礦井和智慧礦山滿天飛,把‘能實現’和‘常態化應用’混爲一談,煤炭企業知道要建智能化平台,但不知道要建什麽樣的平台,煤炭工業信息孤島問題仍然存在。”董立紅說。
人才匮乏問題也是制約兩化融合的關鍵問題。據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煤炭企業信息化、自動化專業人員占比僅爲1.3%,且其信息化技術和系統應用能力普遍不高,信息化專業訓練範疇與深度不夠,人才隊伍建設難以滿足煤炭工業發展需求。

嘗試新型信息化合作和服務模式
推進煤炭工業兩化融合,關系到煤炭工業改革全局和煤炭企業的生存發展。盡管兩化融合面臨諸多挑戰,但部分煤炭企業已經走在行業前列,積累了一些值得借鑒的成功經驗。在數字化轉型方面,兖礦集團摸索出了諸多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我們保障集團高層參與到項目建設中,在統籌考慮價值效益、投資規模和建設難度的基礎上,集團在政策、技術、資金方面給予項目支持,推動重點應用場景的落地和價值提升。”兖礦集團信息化中心主任張元剛介紹。

目前,煤炭企業與互聯網等新技術企業融合也在不斷加強。各大煤炭集團紛紛與知名互聯網公司、人工智能公司展開合作,如兖礦集團與阿裏巴巴、陽煤集團與百度、淮北礦業與浪潮、平煤神馬與360公司等分別開展了不同領域、不同方式的合作,加速推進各類新技術在煤炭工業應用落地。

“煤炭行業還出現新型信息化合作和服務模式,一些煤炭企業已經開始改變傳統的自籌資金、自建隊伍、自行維護爲主的信息化建設模式,開始通過創新IT合作模式,借助京東、蘇甯等大電商平台,搭建專屬平台。這樣不僅節約了系統建設資金,又能有效確保項目實施效果。”陳養才說。

在論壇上,張家峁礦業公司因在智慧礦山建設方面取得成功經驗而被與會代表多次提及。在智能化改造方面,張家峁礦業公司的做法很具有代表性。

“我舉一個生産礦井智能化升級改造的案例:張家峁礦業公司整合了90多個子系統,建設了包括管控、煤炭開采、安全管理、系統保障等內容在內的八大智能平台,提升了煤礦的智能化水平。”王國法說。

除了智慧煤礦,張家峁礦業公司還對智能化洗煤廠進行了升級改造。自2017年起,該公司引入3D虛擬現實監測監控、定制化自動配煤、重介質密度智能控制、煤泥水自動加藥壓濾、無人值守、視頻預警以及設備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技術對洗煤廠進行智能化升級改造,實現了洗煤廠“有人巡檢、無人值守”。

大數據信息共享是本屆論壇的熱議話題之一。盡管已經有機構和行業組織在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但效果甚微。一方面,單純挖掘單個企業數據,數據資源單一,很難真正實現大數據的內在價值;另一方面,單純依靠行業組織的力量,很難打破企業間的數據壁壘,形成企業間、關聯行業間的數據共享機制。

論壇上,中國礦業大學(北京)教授譚章祿等代表呼籲建立行業大數據合作機制平台,打破信息孤島。“煤炭企業和相關研究機構應遵循開放共享的理念,形成合作共贏的發展戰略。”譚章祿說。(來源《中國煤炭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