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娱乐
?

行業新聞

煤炭産能區塊化演變趨勢凸顯

发布时间: 2019-07-08   点击量:1434次  作者:煤炭战略研究  分享到:

國家能源局組織召開“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五周年行業座談會。會議在總結五年來貫徹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的實踐和成效時提到,我國累計退出煤炭落後産能8.1億噸,提前兩年完成“十三五”去産能目標任務。

2016年煤炭工業去産能工作啓動以來,隨著去産能效果逐步顯現,我國的煤炭供給結構持續優化,供給質量穩步提升,煤炭産業效益快速提升。與此同時,煤炭産能格局、供需格局及産業格局也發生著變化,從過去的分布式向區塊化演變的趨勢凸顯。

西部五省區煤炭産量在全國占比超7

近日,國家統計局公布最新原煤産量數據顯示,5月份,全國原煤産量31239萬噸,同比增長3.5%,增速比上月擴大3.4個百分點;環比增加1810萬噸,增長6.15%

15月份,全國原煤産量142269萬噸,同比增長0.9%,比去年同期收窄3.1個百分點。在全國分省區原煤産量排名表上,15月累計原煤産量超過5000萬噸的共有4個省區,分別是內蒙古、山西、陝西、新疆,累計産量達107232.9萬噸,約占全國總産量的75.37%。其中,內蒙古15月份累計原煤産量40664.1萬噸,占全國累計産量的28.58%;山西累計原煤産量38231.6萬噸,占全國累計産量的26.87%;陝西累計原煤産量20262.6萬噸,占全國累計産量的14.24%;新疆累計原煤産量8074.6萬噸,約占全國累計産量的5.67%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山東、河南、河北、安徽、湖南、湖北、黑龍江、吉林、重慶、江蘇、福建、廣西等省(區、市)的煤炭産量均下降明顯。其中,山東、河南、河北、安徽等省份還是傳統的産煤區。

“當前,中國的煤炭開發格局正在發展演變,正從過去的分布式向區塊化或集中區轉變,目前這種格局己基本形成,將來還會越來越突出。”中國能源研究會高級研究員、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戰略專家牛克洪表示,隨著煤炭去産能工作持續開展,我國的煤炭産量呈現出“西進東退”的趨勢,即山西、陝西、內蒙古、甯夏、新疆等五省區的煤炭産量持續增加;山東、河南、河北、安徽、湖北、東北等傳統産煤地區大多面臨資源枯竭問題,四川、貴州、福建等東南部省份因煤炭開采條件較差而發展潛力較小,煤炭産量均逐年下降。

不僅如此,從煤炭産能分布上來看,西部産煤區的重要作用和戰略地位越來越凸顯,産能進一步向內蒙古、陝西、山西、甯夏、新疆五省區集中。國家能源局315日公布的全國煤礦生産能力情況顯示,截至201812月底,我国有安全生産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3373處,産能35.3億噸/年;已核准(審批)、開工建設煤礦1010處(含生産煤礦同步改建、改造項目64處)、産能10.3億噸/年,其中已建成、進入聯合試運轉的煤礦203處,産能3.7億噸/年。其中,西部五省區的生産産能和在建産能約占全國煤炭産能的一半。

保持煤炭供需基本平衡條件已具備

煤炭産量與産能的分布調整,促使我國煤炭供需格局發生變化:煤炭供應越來越集中到西部的晉陝蒙新,東部的煤炭産能逐漸弱化,但煤炭消費依然保持在線。這種供需逆向分布的格局,會打破我國煤炭供需的平衡嗎?牛克洪對此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若按照過去的眼光看,供需格局逆向分布可能對能源安全帶來隱患,但當前四方面基礎條件的具備,又讓這種擔心不複存在。

一是,我國現有的鐵路網建設可以很好地解決運輸瓶頸問題。過去的煤炭供應面臨著一個大問題就是煤運不出去,或者運輸成本偏高。目前,我國已經建成了大秦、朔黃、蒙冀、瓦日等主要煤炭鐵路運輸通道,2018年全國鐵路煤炭運量已達到23.8億噸,未来还有蒙华铁路等重点运煤通道建成通车,可以说,铁路网的格局基本能够满足煤炭运输的需要。二是经过几年的建设,我国跨省跨区输电能力进一步提升,西电东送能力达到约2.3億千瓦,這意味著西部發電東部用電不成問題。三是東南沿海地區有“進口煤”這一可選項,可以彌補一部分缺口。四是,通過技術改造和升級,提高了發電機組的效率,煤耗降低帶來用煤量減少。

從産量上看,東部的煤炭越來越少,但這四大因素的存在,表明我國已經具備了保持煤炭供需基本平衡的條件。當然,由于季節變化、極端天氣等客觀因素的存在,不排除局部地區在某一階段出現用煤緊缺的可能,但這並不會影響大局,可以說,我國煤炭供需形勢基本平衡這一基本面不會改變。

回歸中、東部地區本身,這些地區或面臨資源枯竭,開發的難度大、成本高;或所轄煤礦規模較小、煤質較差、技術水平低、安全保障程度低、環保不達標,其自身也有促進這些落後産能關閉退出的意願。在此背景下,中、東部省份與西部省份通過市場化交易達成産能置換受到歡迎。

以重慶爲例,其與陝煤集團達成能源戰略合作,前者把關閉煤礦的産能折算爲産能置換指標,無償用于陝煤集團新增煤礦項目建設。後者則向重慶市穩定供應優質煤炭,保障主力電廠和重點企業用煤需求。2018年,“陝煤入渝”總量達849萬噸,已成爲重慶市電煤供應的主力。2019年,“陝煤入渝”規模有望達到1000萬噸,占重慶市電煤市場份額將超過40%

當前,四川、湖南、福建等省份也在積極推進産能置換項目落地實施。通過産能置換,不僅能夠實現煤炭充足供應,讓這些省份“手中有糧、心中不慌”,還能爲發展優質産能騰出空間,進一步優化煤炭供給結構。

未來去産能將更依賴市場機制

煤炭産業布局也與煤炭産能分布和供需格局同頻共振。牛克洪分析認爲,就産業區域布局而言,煤炭産業的布局與煤炭産能的布局相一致,即産業重心西移,集中在西部五省區;就産業結構布局而言,則可歸納爲內蒙古、山西、陝西爲煤炭供應第一線,新疆則因爲運距長而更傾向于發展煤炭就地轉化。

另外,经过五年的去产能洗礼,煤炭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一方面,煤炭行业去产能加大了大型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在行业形成了强强联合、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另一方面,随着环保、安全生産、能耗控制等市场化措施的逐渐趋严,小型煤炭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大幅挤压,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可以說,在煤炭市場供需基本平衡的形勢下,未來煤炭企業的生存主要依靠市場競爭力。”牛克洪表示,如果說前期的去産能是政府推動,市場機制輔助,那麽未來的去産能則將更加凸顯市場機制的作用,政府從中進行指導和協調。

他进一步解释道:“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就是尊重市场优胜劣汰的规律,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接下来,煤炭企业应更加关注煤矿的技术水平、安全生産水平和环保水平;创新发展新业态、新模式,走多元化、高端化、高效化发展道路,提升竞争力,以此增加自身立足市场的砝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