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娱乐
?

文藝作品

侯姣:月餅記憶

发布时间: 2019-09-13   点击量:608次, 作者:侯姣 分享到:

朋友送了一盒月餅,一下子被漂亮的外包裝吸引了,打開裏面裝了八個,且八種口味,鹹甜都有,嘗了一塊軟糯酥香,著實好吃。但總覺得少了點啥。想著馬上中秋了,卻因爲淅淅瀝瀝的小雨無法觀賞到月亮而少了一點節日氛圍。細細算來好多年沒有在家裏過中秋了,從念高中到大學再到工作,記憶中沒有在家裏過一個像模像樣的中秋節,難免有點感傷!

不過還好,兒時記憶中在家裏過中秋節的幸福印記還是滿滿的,那時的畫面好像永遠定格在記憶中,不曾消失和遺忘。因爲是中秋節,從農曆來說是初十五,媽媽都給家裏供奉的神仙燒香,然後在家的門口擺放好平時吃飯的桌子,桌子上放一些貢品,我們那邊的貢品都是自家生産的,比如說有核桃、蘋果、野山栗、土色皮的香梨,頂多買一些棗、花生、瓜子糖、等,按吃飯擺菜的方式把貢品擺好,俗稱“獻果(地方話)”。中間就會放好壓軸貢品—月餅。年幼的我們拖著腮幫子,注視著那輪滿月,一邊流著口水,一邊思忖著等一會要吃的月餅。

記憶中,媽媽買月餅總是買八九個,我們家六口人,每人一塊月餅,然後會給奶奶一個,之後兩個月餅會給外婆和外公各留一個。平均分配,各有所得。對于平均分配一事,深入我的骨髓。在家裏每次分好吃的東西,都是一分爲三,爸爸媽媽很少和我們孩子們分。比如記憶中吃一個蘋果媽媽會切成三塊,一人一塊。擺放好月餅,媽媽會對著月亮公公燒香磕頭,讓月亮公公保佑我們家今年的玉米能夠豐收。對于我們孩子們來說,最可期的就是一年一度的吃月餅,但是媽媽會給我們說要等半個多小時,因爲我們要等月亮公公吃完才能吃。

每次到了分月餅,奶奶總會走過來,稱自己不喜歡吃以前吃多了,然後把她的分給我們姐弟仨,小饞貓的我們一把接過,大快朵頤,奶奶在一旁溫柔的笑著,眼睛眯成一條縫看著明月清風。

其實,在那個物質匮乏的年代,月餅基本屬于奢侈類,奶奶根本不可能吃過也達不到吃到不喜歡的程度,可是天真的我們卻是信了。

最讓我們郁悶的是,每年過中秋節的時刻正好是關中平原的雨季,有時候要下一兩個月的雨,所以中秋節就是在看雨吃月餅中度過的,然而對于年幼的我們來說能吃到月餅和是否下雨無關,和有無月亮無關,只要能吃到月餅就是最大的幸事,以至于到現在都比較喜歡吃月餅。

象征的團團圓圓,和和美美的月餅,現在想吃多少有多少,餡料也是各式各樣,鹹的甜的,奶黃的、豆沙的……可是最愛的還是那一口五仁餡的老月餅。

吃到了月餅,就算中秋節結束了。就這麽簡單,就這樣平淡,一種難以形容的幸福曆曆在目,那種掰開月餅散發出特有的香氣曆久彌新。滿滿的回憶,滿滿的幸福一直揮散不去,也一直讓我對中秋節心懷感恩!(侯姣)

上一篇:郭倩:以夢爲馬,隨處可 下一篇:喬姣:今又中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