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娱乐
?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候嬌:故鄉和我

发布时间: 2019-10-16   点击量:463次, 作者:候娇 分享到:

車燈不斷地向前延伸,汽車也在茫茫黑夜中潛著身子移動著,而我的思緒也隨著車子而移動!我終于踏上這塊土地。

鄉野阡陌,秋風馨香,輕柔飄過,吹拂著這個季節的清涼,伴著一排排路燈,望著眼前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村落,感慨萬千……

我的家在陝西周至縣,南依秦嶺,北瀕渭水,襟山帶河,以山重水複而得名,素有“金周至”之美譽。因爲特殊的地理優勢,這裏的猕猴桃已然走向全國各地,被衆人喜愛,小小的果子也讓周至父老鄉親收入頗豐。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們村剛開始種植猕猴桃時,因爲聽說收入可觀,父親母親也挑了三畝地的種苗種了起來,可是猕猴桃的養育特別費事,一月冬灌,二月綁蔓,三月追肥,四月疏芽,五月授粉,六月疏果,七月打尖,八月保葉,九、十月成熟上市,十一月施基肥,十二月冬剪!特別是授粉和梳果,我們家六口人連帶著六七歲的弟弟全家出動,站在小板凳上仰著脖子一朵花一朵花的擺弄授粉,持續半個多月,那時候的我最怕的是放學去地裏幹活。

日盼夜盼終于果子成熟了,因爲一下子大面積種植,果子滯銷了,不得已父親得自己用架子車拉著去離家近40裏地的縣城賣。

天還沒亮,父母親先去地裏挑揀著一車回來,吃過早飯,父親便帶著我啓程了,因爲是老大,我要負責幫父親推車。時令已是初秋,山上樹葉開始泛黃,路邊牛蹄印依稀可見,車輪碾過的坑窪地帶在狹窄的路面不規則的一行排開。走了一會兒,我就走不動了,父親只好讓我趴在車子上拉著我,舉步維艱,像蠕動的蟲子行走在坑坑窪窪、高低不平的窄小公路上,來回顛簸、左右搖晃。

等到了縣城,還得排隊等著果販挑,幾百斤的果子行情好賣個大幾十塊錢,行情不好就十幾塊錢,有的伯伯實在不忍心看著上好的果子被苛刻,怎麽拉著來再怎麽拉回去。

等到返程時已是傍晚,猕猴桃賣掉了,回去的路上我便能心安理得地躺在車上,搖搖晃晃中的我不知什麽時候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股清風把我從睡夢中吹醒,父親仍拉著我在一高一低的路上走著,此時夜幕像一張黑色的網重重的蓋在了山川大地的身上,身邊全是黑壓壓的大山,偶爾看見若隱若現的燈火像極了瞌睡的眼,有氣無力的隱在夜色中,父親說那裏是住人戶的村莊。犬吠聲不時從黝黑的幕色中傳來,我害怕的問父親還有多久才能到家,父親指著說遠處忽明忽暗的燈火說:那裏就是我們的家。

40裏地,猕猴桃豐收的那段時間我跟著父親來來回回得跑十幾趟……

收獲的季節,天高雲淡,我回來了。清晨,我騎著母親的小電驢走在寬展油亮的水泥路上,湛藍的天空中漂浮著棉花團似的白雲,它們或靜或動舒展著不同的身姿,身邊的山巒濃綠滴翠,依偎在山腳下的小河歡快的向前跑去。路兩邊籬笆內或紅、或黃、或白、或紫的各色花兒在微風中低吟淺唱,花香隨著清風迎面撲來。屋頂冉冉升起的縷縷炊煙使村莊充滿了濃濃的生活氣息……

“周至猕猴桃,鮮甜自有道。我爲周至猕猴桃代言!”自從張嘉譯作爲“星動陝西”大型公益活動“一縣一品一明星”結對明星宣傳周至猕猴桃之後,在周至,便掀起了“代言”熱,從黨政領導幹部到廣大群衆果農,大家都在憑借一己之力助力周至猕猴桃宣傳推廣。周至縣在重點推廣城市設立品牌農産品展示展銷店,積極與國內大型連鎖超市、批發市場、大型電商企業對接等,走南闖北贏市場、擴銷路。

9月16日,在周至猕猴桃主题年会上,周至县正式对外发布“瑞玉”新品种,不仅丰富了猕猴桃产业发展路径,也为消费者带来新的口感体验。当日签订鲜果订单 11.36万吨,签约总金额 9.14亿元,创国内猕猴桃果品销售单日签约新高。

連天接地的果園將秦嶺北麓的山野裝點得綠意盎然。田間地頭,隨處可見忙碌的采摘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車輛,“果業強、果鄉美、果農富”的豐收景象呈現眼前。一路上遇到叔伯嬸嬸笑著打聲招呼,問一句,今年收成怎麽樣?不錯不錯,現在都發快遞呢,比去年能多掙點。他們笑彎了的眉眼讓我由衷的爲他們高興。不由感歎,趕上時代發展的好時光,我的家鄉正在闊步前行。

我靜靜的賞著眼前的景色,家鄉在騰飛,我的父老鄉親門,他們臉上布滿了燦爛而幸福的笑容,伴著如詩如畫的美麗景色我的心也隨之飛了起來,飛出了這個生我養我的小山村,飛到更遠更遠的地方……(候嬌)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國征文】賈豔:煤·說 下一篇:【我和我的祖國征文】許紅午:我和我的祖國
?